共享充电宝的敌人是海底捞

原创 PC4f5X  2021-04-15 23:34 

运营共享充电宝的三要素:客流,客流,还是客流。

文 / 巴九灵(微信公众号:吴晓波频道)

最近,“共享充电宝涨价”上了微博热搜。共享充电宝的租用费从最初的1元/小时一路上涨到4元/小时,以致不少网友都在吐槽,失去了“充电宝自由”。

与此同时,运营共享充电宝业务的公司正要风光上市。

据外媒报道,怪兽充电的股票发行已获得足够认购,将于4月1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交易所。

借着怪兽充电披露的业务与盈利情况,小巴今天来聊聊共享充电宝的事儿。

怪兽充电是谁?

在招股书中,怪兽充电称自己为移动设备充电服务提供商(mobile device charging service provider),俗称“租充电宝的”。

它的业务并不复杂:消费者通过微信、支付宝等应用程序扫描充电宝机柜上的二维码,租借充电宝,然后按30分钟的计时间隔支付费用,若超时未还,则将支付押金给怪兽充电。

因为智能手机的续航不足,再加上人们出行时不愿自带充电宝的“懒人经济”,这么简单的业务却成了一个大生意。

截至2020年年底,怪兽充电在中国布置了66.4万个充电柜点位和超过500万个移动电源,覆盖餐厅、购物中心、酒店、高铁站、机场等多种场所,累计注册用户数达到2.194亿人。

根据招股书显示,2019年,怪兽充电营业收入为20.223亿元人民币。即便受疫情影响,2020年,怪兽充电的营业收入仍然达到28.094亿元,同比增长38.9%。

收入提高,可怪兽充电的利润却下降了——2019年怪兽充电的净利润为1.666亿元人民币,2020年的净利润则是7540万元人民币。

2019年每天赚45万,2020年每天赚20万。

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,是如何运作的呢?

让小巴拆开来分析。

怪兽充电赚的是什么钱?

从怪兽充电的收入结构上来看,充电业务(租赁)收入占绝对的大头,2020年这部分收入占比达到96.5%,此外还有2.9%的收入来自充电宝销售,以及不到1%的广告等其他收入。

具体来说,充电业务收入是这样形成的:当用户租用充电宝,这部分收入计为充电业务收入;当用户长时间未归还充电宝,99元押金将被怪兽充电没收,同样算作充电业务收入。

2020年,怪兽充电的充电宝销售收入达到7760万元,以99元一个计算,怪兽充电一年“卖出”了784万个充电宝,连起来大概也能绕地球好几圈。

那么充电宝销售收入是怎么来的呢?

小巴检索了怪兽充电的微信公众号和电商平台,均未发现怪兽充电宝的销售数据。

有一种情况是,用户经过计算,发现充电宝的租售比太高了,租不如买:租用充电宝的费用为1小时4元,(不考虑封顶收费)租一天充电宝的开销基本等于买一个充电宝。

于是,经过周密计算的用户,慎重选择了先购买怪兽充电宝再充电。

另一种情况,根据网友吐槽,许多用户是操作错误,不小心点击购买了充电宝。

也就是说,用户“主动”购买是销售收入,忘记归还以押金形式买断是充电收入。

用户可能“小赚”,但怪兽充电永远不亏。

假如2.194亿注册用户全部选择购买而不是租赁,或许怪兽充电的日子会更滋润,因为租赁充电宝要给商户大笔分成。

“打工人”怪兽充电

根据怪兽充电的招股书,2020年它的营业成本为4.3亿元,只占营收的15.3%。营业成本包括运输和装卸费用、员工工资、租赁费用、充电宝和充电宝机柜的折旧、出售、丢失的成本等。

也就是说,用户每消费100元,将给怪兽充电带来100元营收,而怪兽充电提供设备的成本只要15.3元。

那么,剩下的84.7元哪里去了?

大部分被渠道赚走了。

我们都知道,地产投资的三要素是地段、地段、地段。与之类似,运营共享充电宝的三要素是客流、客流、客流。

放在沙漠里的共享充电宝再便宜也无人问津,而餐厅、购物中心、酒店、高铁站、机场里的共享充电宝则成了刚需。

客流量越大的地方,越是优质点位,共享充电宝的生意也就越好。所以这些点位也就成了共享充电宝公司们的兵家必争之地。

他们在海底捞、喜茶这样的连锁品牌面前,基本没有话语权。

为了投放充电宝机柜,怪兽充电不仅得向商户交一笔进场费,还要按比例支付充电宝租赁收入的分成。

*对于低线城市,怪兽充电委托代理商拓展业务,因此也要给代理商分成。

这部分费用被怪兽充电计为营销费用,2019年怪兽充电的营销费用为13.62亿元,2020年则增至21.21亿元,占营收的比例从67.3%攀升至75.5%。

2020年怪兽充电收入大增,净利润却反而大跌,净利率从2019年的8.2%跌至2020年的2.7%。

原因没有别的,因为怪兽充电只是给商户打工的打工人。

还有一点可以印证商户的强势地位:在怪兽充电使用的会计政策中,进场费是按照合同年限逐年摊销的。比如签了2年合同,入场费用总计20万,那么每年的入场费为10万元。

截至2020年底,怪兽充电入场费加权平均的摊销期限为1.9年。这意味着,1.9年后怪兽充电需要和商户重新签约,“房租”到时候或许还得涨。

与时间赛跑

小巴有个疑问。

现阶段共享充电宝和商户之间勉强算是互利共生,未来会不会变成竞争对手?

共享充电宝的出现,是因为消费者对手机电量的刚需。

但餐巾纸也是刚需,如今大部分餐厅会提供餐巾纸,将来服务意识好的商户(比如海底捞这样的连锁餐厅)会不会主动提供充电宝,导致共享充电宝的市场萎缩?

电池充电技术(无线充电)、能量密度的提高,也是对共享充电宝行业的降维打击。

此外,不断上涨的租赁价格,有一天会不会超过大部分消费者的接受能力?

这些因素在怪兽充电招股说明书的风险说明章节也有提及,但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。

另一方面,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前景也有乐观的一面。

据艾瑞咨询统计,现阶段共享充电宝覆盖的点位大多数是餐厅和娱乐场所,医院、公共交通枢纽的覆盖率并不高。

从城市角度看,共享充电宝在大城市和低线城市的覆盖率也有较大差别。截至2019年底,一二线城市的覆盖率在17%左右,而三线及以下城市只有2.8%,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。

在暴风雨来临之前,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玩家们能做的是,尽量跑得更快些。

作者 | 拾月| 当值编辑 | 张文龙

责任编辑 | 何梦飞 | 主编 | 郑媛眉 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qgc360.com/157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